欢迎访问枣庄股票网
你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新闻正文

尽调做了问题也找到 拟IPO企业燕开电气拒付律师费

时间: 2019-02-11 02:30:15 | 来源: 新浪财经-自媒体综合 | 阅读:

尽调做了,问题也找到,结果拟IPO企业拒付律师费......

来源:梧桐树下V

律所与公司签订了IPO服务合同,律师服务费110万,首期支付30万元。

律师进场了,尽职调查也做了,还发现了问题,但是公司律师费分文不付。最后律师起诉公司,结果只收回3.3万元律师费。

2016年5月31日,北京金诚同达律师事务所与燕开电气公司签署了《聘用律师合同》。根据《聘用律师合同》第四条,燕开电气公司应于《聘用律师合同》生效后5日内向北京金诚同达律师事务所支付律师服务费人民币30万整。《聘用律师合同》签署前后北京金诚同达律师事务所多次委派律师前往燕开电气公司开展尽职调查等工作,但燕开电气公司始终未依约支付首期律师费30万元。2016年12月6日、2017年4月20日,北京金诚同达律师事务所两次致函燕开电气公司,要求对方限期支付首期律师费,但燕开电气公司始终毫无诚意,总是以各种理由推诿,时至诉讼提请之日仍未支付。

合同签订后,北京金诚同达律师事务所依照合同为燕开电气公司出具了尽职调查清单、向燕开电气公司发送了备忘录及关联自然人调查问卷,双方还召开了中介协调会。

燕开电气公司辩称:不同意北京金诚同达律师事务所的诉讼请求,理由如下:第一、双方之间并不存在合同关系。企业IPO(首次公开募股)的背景我方需要先解释一下,企业根据自身发展觉得可能达到IPO的条件,首先要做一定的准备工作,财所和券商认为企业符合IPO的要求时律所才要介入。我们还没有达到和律所签订合同的一个节点,并没有必要和律所签订合同。在券商的一再推荐下董事长说签,但是口头约定仅是一个意向合同,不约定合同生效时间,所以我公司只是在合同上签字盖章并没有填写日期。意向合同签订后两个月,我公司正式通知券商公司IPO工作暂停,券商通知没通知律所我公司就不知道了。第二、律所前期做了一些工作我方是认可的,但这部分工作不包括在合同约定的服务费中;签订合同后律所没有工作人员去我公司,律所并未进场进行任何法律服务活动,我方认为对方根本无权主张服务费。如果法庭认为我们之间的合同已经生效,我方要求解除。

且公司自认为“由于我公司历史沿革复杂,尚无法达到IPO条件,金诚律所没有向我公司提供相应的法律服务”。

苦逼的律师认认真真尽调,发现历史沿革很复杂,也找到了问题,结果企业自己不想干。不相干就不干,大家都不是免费劳动力,律师费总要支付吧。结果企业宁愿自爆家丑也不愿意支付律师费......

究竟发现了什么问题?笔者通过公开网站查到如下资料,具体是什么就自己猜吧。

另外,笔者好奇券商的服务费是否已收到?IPO项目做的辛苦,年头忙到年尾,30岁白了头,拟IPO企业还经常觉得大家什么都没付出。中介服务机构最大的成本是人力成本、时间成本,还请尊重彼此的付出。如果连首期费用都不愿支付的项目,还是洗洗睡吧。

附二审判决书(2018)京02民终12783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北京金诚同达律师事务所,住所地北京市朝阳区建国门外大街*号国贸大厦**层。

负责人:庞正忠,管委会主任。

委托诉讼代理人:雷旭,北京金诚同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田滨,北京金诚同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燕开电气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房山区城关街道顾八路一区10号。

法定代表人:黄文明,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关长军,北京市雄志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北京金诚同达律师事务所因与上诉人燕开电气股份有限公司服务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房山区人民法院(2018)京0111民初934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12月6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北京金诚同达律师事务所(下称金诚律所)上诉请求,要求撤销原审判决,依法改判燕开电气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燕开公司)支付律师费30万元及支付逾期付款利息,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上调50%计算,自2016年6月6日起算至款项清偿之日止,暂计算至2017年10月31日,暂计为人民币30459.37元(30万元×[4.75%×(1+50%)÷360]×531天=30459.37)。事实和理由:我公司与燕开公司《聘用律师合同》前后,多次委派律师前往燕开公司开展尽职调查等工作,但燕开公司始终未依约支付首期律师费30万元,由于燕开公司逾期未付款,构成严重违约,应对我所造成的损失进行赔偿;我所提交的往来邮件及IPO法律服务的工作底稿,足以证明我所依约为燕开公司提供了法律服务工作,原审法院以距离诉讼时间较长为由否认该证据无法律依据;原审法院确认的违约金额远低于我所遭受的损失。

燕开公司辩称,不同意金诚律所的上诉请求。金诚律所在签订《聘用律师合同》之后,并未对我公司IPO展开实质性的工作和帮助,合同解除也未对金诚律所造成任何损失,原审法院判决的违约金过高,应当依法予以酌减。

燕开公司上诉请求,要求维持原审判决第一项,撤销原审判决第二、三项,依法改判驳回金诚律所的其它诉讼请求。《聘用律师合同》对于金诚律所的义务有明确的约定,服务合同总价为110万元,分阶段支付,第一笔为合同签订后5日内支付30万元;第二笔为上市辅导验收合格后5日内支付20万元;第三笔为我公司股票发行受理后5日内支付30万元,第四笔为我公司股票发行募集资金到位之日起5日内支付剩余律师费;上述合同金诚律所签字盖章日期为2016年5月31日,我公司签约日期为空白。上述合同并未实际履行,金诚律所未提供相应的法律服务,原审法院判令我公司支付相应律师费,无事实依据;金诚律所提供的法律服务证据均在签订合同之前,对我公司首次公开募股没有任何实质性的作用,仅是我公司向金诚律所对首次公开募股条件、准备材料等前期准备工作进行咨询,是我公司与金诚律所之间能否达成法律服务合同的磋商,如中介协商会是2016年5月25日召开的,实质性的工作没有开展,由于我公司历史沿革复杂,尚无法达到IPO条件,金诚律所没有向我公司提供相应的法律服务,合同解除对金诚律所没有任何损失,我公司无需支付相应律师服务费;《聘用律师合同》解除后,我公司尚未履行30万元的义务,该合同已经终止履行,金诚律所要求支付违约金,不合逻辑。

金诚律所辩称,不同意燕开公司的上诉请求,要求予以驳回。第一,我所已经提供了法律服务,我所在签订合同前后对燕开公司开展了尽职调查,参加了中介协商会,并且多次开会进行讨论,也为燕开公司出具了报告和备忘录等文件;第二,诉讼前我所并未收到燕开公司解除合同的通知,很多IPO项目需要暂缓,但不是终止,燕开公司应支付首笔律师费;第三,对方没有支付30万的律师费的利息收益就是我所的经济损失。

金诚律所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判令:1.燕开公司我所首期律师费30万元;2.燕开公司支付逾期付款利息,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上调50%计算,自2016年6月6日起算至款项清偿之日止,暂计算至2017年10月31日,暂计为人民币30459.37元(30万元×[4.75%×(1+50%)÷360]×531天=30459.37);3.诉讼费由燕开公司承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燕开公司(甲方)与金诚律所(乙方)签订《聘用律师合同》一份,双方约定:甲方决定聘用乙方为其股份的公开发行、上市提供相关法律服务,乙方愿意接受聘用并承诺将优质、高效地完成服务事项。《聘用律师合同》中载明:2.乙方责任。2.1为甲方完成股票发行及上市工作提供全面法律服务;2.2对甲方进行充分的法律尽职调查,发现问题,提出解决方案,规范甲方在改制前后需要解决的法律问题;2.3对甲方改制过程中所涉及的相关法律问题进行论证,并对发现的问题提出相应解决方案;2.4协助甲方完善公司治理结构与治理规则,包括但不限于草拟/修订/审核公司章程、股东大会、董事会和监事会会议文件等;2.5对甲方持续进行法律辅导,促使甲方公司治理与经营活动合法合规,符合中国证监会有关公司公开发行股票与上市的规范要求;2.6为甲方在改制前后的增资扩股、调整股权结构、员工持股安排等提供法律服务;2.7为甲方申请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提供法律服务,审核申请文件,并按照中国证监会要求出具律师工作报告和法律意见书;2.8甲方规范运作、重组改制和申请公开发行股票与上市过程中涉及的其他相关法律工作。4、律师费及支付。4.1上市法律服务费总额110万元人民币。4.2本合同生效之日起五日内支付律师费30万元;4.3上市辅导验收合格后五日内支付律师服务费20万元;4.4甲方股票发行申请受理后五日内支付律师服务费30万元;4.5甲方股票发行募集资金到位之日起五日内支付其余律师服务费。6、违约责任。任何一方违反本合同的行为,构成违约行为,该方应就其违约行为承担违约责任;6.2任何一方的违约责任限于赔偿对方因违约方的违约行为遭受的直接经济损失。本合同自甲、乙双方签章之日起生效。燕开公司在合同甲方处签字盖章,金诚律所在合同乙方处签字盖章,乙方签约日期显示为2016年5月31日,甲方签约日期为空白。

合同履行过程中,金诚律所依照合同为燕开公司出具了尽职调查清单、向燕开公司发送了备忘录及关联自然人调查问卷,双方还召开了中介协调会。燕开公司未依约支付金诚律所30万元首期律师服务费,双方发生矛盾,金诚律所诉至法院。案件审理过程中,燕开公司以公司IPO项目终止为由请求解除合同,金诚律所表示同意。

一审法院认为,燕开公司与金诚律所签订《聘用律师合同》是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且不存在合同法规定的无效的情形,应为合法有效。燕开公司关于《聘用律师合同》仅为意向合同,双方不存在合同关系的抗辩意见缺少事实及法律依据,法院不予采信。依法成立的合同,受法律保护。双方均应按照约定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燕开公司未按照合同约定支付金诚律所首期律师服务费,其行为构成违约。关于违约金(逾期付款利息)的具体数额,法院结合合同约定、合同的履行情况、当事人的过错程度、金诚律所的实际损失等,考虑公平原则及诚实信用原则,综合酌定为3万元,过高部分法院不予支持。当事人协商一致,可以解除合同。燕开公司要求解除《聘用律师合同》,金诚律所表示同意,法院不持异议。合同解除后,尚未履行的,终止履行。故金诚律所依据合同约定要求燕开公司支付30万元首期律师服务费的诉讼请求法院不予支持。但金诚律所在合同签订后为燕开公司提供了法律服务,燕开公司理应支付相应的律师服务费。关于律师服务费的具体数额,法院综合金诚律所提供的法律服务、合同约定的金诚律所的责任、法律服务费的总额等酌定为3.3万元。据此,一审法院于2018年9月判决:一、解除燕开电气股份有限公司与北京金诚同达律师事务所签订的《聘用律师合同》;二、燕开电气股份有限公司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支付北京金诚同达律师事务所律师服务费三万三千元;三、燕开电气股份有限公司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支付北京金诚同达律师事务所违约金三万元。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延迟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二审查明事实与一审基本一致。

本院认为:燕开公司与金诚律所签订《聘用律师合同》系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应属合法有效,双方均应依约履行。因燕开公司IPO项目终止,燕开公司要求解除《聘用律师合同》,金诚律所表示同意,本院对此不持异议。

《聘用律师合同》虽约定首期律师服务费的支付时间,但对于首期律师服务费支付之时金诚律所应完成的具体目标没有明确约定;金诚律所为燕开公司的IPO项目提供了一定的服务,燕开公司应支付相应的服务费。原审法院依据金诚律所提供的法律服务工作量、合同的履行情况、服务费总额来确定服务费,酌情确定的数额并无不妥,本院予以维持。燕开公司提前解除《聘用律师合同》构成违约,原审法院依据合同的当事人的过错程度、实际损失等确定违约金数额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

综上所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本院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7999元,由北京金诚同达律师事务所负担6624元(已交纳),由燕开电气股份有限公司负担1375元(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王军华

审判员李蔚林

审判员曹 雪

二〇一八年十二月二十六日

书记员张晓鸥

新闻标题: 尽调做了问题也找到 拟IPO企业燕开电气拒付律师费
新闻地址: http://www.cntvs.com/caijing/1415.html
相关分类: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