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枣庄股票网
你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新闻正文

融创文化成立:孙喆一或成主管 乐创文娱入轨融创系?

时间: 2019-02-20 23:00:13 | 来源: 新浪财经综合 | 阅读:

本文由新浪财经综合自自媒体《悦幕中国电影观察》和《每日经济新闻》

融创文化于近期成立,是融创在文化内容行业的关键性布局。融创旗下的文娱资产,如乐创文娱、东方影都都已纳入融创文化版图之中。

在2018年末尾,融创中国成立融创文化的消息就似乎已经有了眉目。昨天,融创官微推送了一篇推文,《春节档背后的“硬核价值”,融创文化开启新光影时代》算是对近期成立的融创文化进行了“官宣”。

在这篇看似“普通”的品牌官推中,却有着极其丰富的细节:于近期成立的融创文化,是融创在文化内容行业的关键性布局,它在春节档善良登场,完成首秀;拍摄于融创文化旗下东方影都融创影视产业园的《流浪地球》、《疯狂的外星人》;融创文化旗下乐创文娱出品,发行的《熊出没·原始时代》。

在这三句话里,可以清晰看到的是融创文化在春节档前低调成立,成为了融创在文化内容行业布下最重要的棋子。 融创文化通过“内容+平台+实景”战略,深化产业布局。融创文化的成立,与融创地产、融创物业服务、融创文旅并举,成为融创中国四大战略板块之一,也意味着将在文化产业加大投入。

而万达青岛东方影都在“去万达化”后不仅仅只是加上了融创文化旗下的前缀,“东方影都融创影视产业园”似乎正式成为了这一“东方好莱坞”的新名字。同样,去乐视化的乐创文娱,将成为融创文化布局内容产业的一员,乐创文娱从乐视体系正式奔向了融创体系,和目前较为独立的姿态有一定的区别。

融创文化:升级成四大战略板块之一

融创文化的成立,与融创地产、融创物业服务、融创文旅并举,成为融创中国四大战略板块之一,也意味着将在文化产业加大投入。

2018年地产大佬权力交割。

“文化是诗,旅游是远方,我们投资(万达文旅项目)的是诗和远方。”2018年3月,孙宏斌在融创中国2017年业绩发布会上说。

2017年,在高负债与现金流的压力下,王健林将万达集团13个文化旅游项目91%的股权出售给融创,万达东方影都包括在内。这笔“世纪交易”让万达获得了438.44亿元现金,但万达仍保留品牌不变、运营不变。

在东方影都正式开业的那一天,2018年4月28日,王健林站在台上代表建设单位发言。设计成红色、融入电影与花环元素的东方影都Logo出现在主屏幕上,中心图样仍是万达的品牌标识。孙宏斌也出现在主嘉宾席位上,他没有任何发言环节,但在启动仪式的时刻,孙宏斌与王健林一道,共同按下了启动键。

2018年4月28日,王健林、孙宏斌在东方影都开业仪式现场(图片来源:融创提供)

经过一番磨合,2018年10月,万达索性将当初保留的文旅项目运营管理权也打包出售给融创。融创当初的“万达东方影都”,已不再“姓”万达了。孙宏斌一跃掌控中国最大的文旅集团。

2018年上半年,融创成立了独立的文旅集团,对所接盘的文旅复合型地产大盘进行运营。

而原属于文旅城项目一部分的青岛东方影都影视产业园,却不在融创文旅集团的管辖内,孙宏斌对其另有安排。

不久后,融创文化集团低调成立。在2019年1月25日青岛东方影都影视产业园的迎新联欢会上,融创文化集团总裁孙喆一亮相。侧面宣告了融创文化集团对青岛东方影都影视产业园的“主权”。

此外,孙宏斌此前从贾跃亭手中接盘的乐视影业在去年更名为乐创文娱后,现也已并入融创文化集团的版图之中。

乐创文娱仍由张昭担任董事长兼总裁。“我们的电影将成为文旅、文娱产业的核心。电影负责构建一个世界,进而成为一个乐园的主题。未来的文旅城将依靠我们的电影去输出IP。”张昭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融创文旅、融创文化相继成立,成为与融创地产、融创物业服务两项融创老牌强项并举的战略板块。

孙宏斌“诗与远方”跃然纸上——文旅+文娱,重注大文创。

孙宏斌长子孙喆一或掌舵融创文化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地产大佬的子女走上生意场,如万达董事长王健林的儿子王思聪、恒大集团董事局主席许家印的儿子许智健、碧桂园董事局主席杨国强的二女儿杨惠妍……

更加活跃在大众视野中的王思聪,虽然在归国后担任万达集团的董事,但并不负责万达的具体事务。

而孙宏斌之子孙喆一则与之不同,他已进入融创的核心,并被委以重任。

2017年5月,融创中国发布的一则公告将孙喆一推向台前。

融创中国公告称,孙喆一自5月25日起获委任为执行董事,将享有薪金每年人民币约120万元及津贴及实物利益。

上述公告称孙喆一为融创中国董事局主席孙宏斌的儿子。除此以外,孙喆一与本公司任何董事、高级管理人员、主要股东概无任何关联。

这则2017年的公告显示,孙喆一彼时27岁。即1990年出生,是不折不扣的九零后。

孙喆一2014年加入融创中国,曾在融创中国总部及不同区域公司担任与资本市场、土地获取及项目运营相关的不同职位,担任融创上海区域公司副总裁。

在加入融创中国之前,孙喆一的履历也颇为亮眼,他于2011年毕业于波士顿学院,拥有工商管理及历史双学士学位。

波士顿学院历史悠久,是全美25所“新常春藤”名校之一,虽然如同麻省理工学院、加州理工学院等大学一样都叫“学院”,却在美国乃至世界上都是知名的大学。

毕业之后,孙喆一没有立即进入父亲的公司,而是在昌荣传播有限公司及雪湖资本任职。

在投行界,雪湖资本是一支年轻有力的对冲基金,专注于投资中国的资本市场,曾出现在海底捞IPO的基石投资者名单上。雪湖资本的投资人来自世界知名的捐赠基金、家族基金、养老基金等。

经历了投资界的短暂历练,24岁的孙喆一进入融创。在不同区域公司轮岗三年后,步入公司核心决策层。

在2017年业绩发布会上,孙宏斌被问及儿子安排进入董事会,未来有什么接班安排,以及何时考虑退休。孙宏斌表示,儿子进来较早,但自己并没有退休考虑,“我还很年轻嘛。”

长子孙喆一显然已是融创的重点培养对象。小儿子Steve也不逊色,他年仅16岁时就赢得了“橘子碗”杯青少年赛事的冠军。该赛事是颇具世界影响力的青少年网球赛,“橘子碗”中走出了不少网坛巨星,费德勒、穆雷等后来的世界第一都曾在这里出战。

孙宏斌的“哭”与“笑”

驰援乐视后,孙宏斌一度落泪甚至“后悔”。这让外界认为,孙宏斌当初的“义举”似乎既不理性也不成功。

但孙宏斌投资乐视和接盘万达文旅,都有着明确的目标。相比孙宏斌为数不多的“哭“,公开场合多次谈及融创中国要为未来转型做准备,投资”诗和远方”。在孙宏斌的眼里,文化是诗,旅游是远方。

去年8月份,融创文化旅游发展有限公司(融创文旅集团)正式成立。有了万达文旅的支撑,融创布局文旅板块的节奏显然要快很多。而地产主业和文旅板块显然是融创最重要的两大业务。

其实这并不难理解,毕竟孙宏斌接盘的万达文旅也是转型升级的“课代表”。从地产到文化,万达就是摆在面前最现实也最成功的案例。

鼎盛时期的万达,基本上实现了对于影视行业的“闭环”打造。无论是国内的院线终端还是好莱坞,万达都以极快的速度迅速“攻占”。万达实现文化转型固有其优势,但是万达真正有利于文化转型的“独门秘诀”是什么,是一个到目前都无法完全回答的问题。

此后,不少地产公司开始了文化转型。除了万达,恒大、保利都曾染指文化行业。对于地产巨头来说,借助时代发展红利迅速崛起的焦虑从来没有消除,而能够转移或者缓解这种焦虑的,就是投入到文化的焦虑中去。

这是在“重资产”拼杀遇到瓶颈后最有可能实现突破的“必经之路”。但这几年,外行入局中真正留存在文化行业的并不多见。

但对于融创来说,布局文化并不需要去寻找理由。

首先,万达文旅是摆在现实面前最好的筹码。文旅一直是地产可以率先布局的垂直领域,这个行业潜力巨大,但与此同时借助于旅游的顽强生命力又可以有效反哺地产。其次,融创驰援乐视的资产,直到现在都是有肉眼可见价值的。在孙宏斌眼里,重要的不是对于乐视体系信任与否,而是对文化落地的未来信任与否。

起码从现在来看,孙宏斌信。信文化,那么一切似乎都顺理成章。

另外,1月4日融创发布公告称,2018年全年合约销售额为4649.5亿元(合同销售金额为人民币4608.3亿元,预订销售金额为人民币41.2亿元),同比增长27%。

据悉,融创中国2018全年的销售目标为4500亿元。据此计算,2018年融创目标完成度约为103%。但融创地产生意“腹背受敌”,焦虑从来没有消失。

尽管影视行业步入到了下行期,但影视行业背后的文化行业远远没有天花板。对于地产巨头来说,“天花板”是重要的考量标准。因此,入局文化是最直接的共同之选。

值得注意的是,在融创文化“关注文化全产业链”的目标之下,明确的表述是要“聚焦内容环节”。所谓内容环节,体现在融创文化的业务板块中,便是要“打通线上线下全产业链模式,引领中国内容行业工业化标准升级”,具体来看,是要形成自有的IP核心矩阵,搭建完整的IP孵化、制作、运营、和实景化落地产业链。

其实早在2017年,这些便在孙宏斌的计划之内了。在那一年11月的一次企业家论坛上,老孙对着场上的人说,“未来的发展方向是垂直领域,公司要有自己的IP、渠道、内容、场景,乐视加上融创、万达,就是一个IP内容的渠道和场景,可以对标迪士尼。”

对价值的敏感性,老孙比谁谋动得都早。在他布局收购乐视和万达的那一年,他便发现“美国随便一个什么样的内容公司都有1000亿美元的市值,中国最牛的内容公司是200亿人民币”。

这巨大的差距,足以挑动勇谋如孙宏斌这样的人的欲望。也因此,融创文化注定要在内容产业上多下文章。根据官微的表述,融创文化将“搭建完整的IP孵化、制作、运营和实景化落地产业链,聚焦内容生产与线下实景IP的长链运营,与此同时,融创文化也将对文化产业持续加大投入,投资及培养更多优质内容的制作力量”。

剑之所向,融创文化要做中国文化领域的领军者。在孙宏斌的战略中,内容产业的作用是用来生产IP,房子是室内应用场景,文旅是游玩时的应用场景,内容可以独立挣钱,甚至将成为融创建立“护城河”的壁垒。

融创文化的未来会怎样?

一上来,融创文化就制定了“内容+平台+实景“的战略。这是目前融创手里所拥有所有的“牌”。

乐创文娱是曾经已经证明过自己的民营影视公司。今年春节档,《熊出没·原始时代》创造系列最高票房纪录的同时,是让外界看到了中国合家欢动画的可能性。而宣布转型IP运营的乐创文娱,未来更渴望输出文化品牌,这更接近张昭的设想。

东方影都是开始运营的影视制作基地。尽管关于“东方好莱坞”,基础配套设施并不完善。但无论是万达还是融创,似乎对东方影都的“设想”并没有太大变化,这是东方影都“相信未来”最重要的一点。

其次,乐融致新所在的智能电视市场前景依然向好,乐融致新所承载的是融创文化“内容分发”的职能,这一职能并不陌生。而在实景娱乐领域,无论是万达文旅,还是乐创文娱和融创共同打造的新文旅项目,都可以承载产业链终端最重要的一环。

总而言之,融创文化“闭环”中的每一环都没有脱离原有的发展轨道,这大大缩减了融创“自我改造”的难度。但关于融创文化的疑问,似乎一直都存在。

尤其是去年,东方影都“去万达化”的过程中,融创作为一家没有文化经验的房地产企业,如何在没有经历过“走”就迅速“学习攀岩”是普遍疑问。

这其实也是所有“外来者”入局都会面临的现实问题,不信任是外界从一开始就会贴上的标签。

摆在融创文化面前的是,曾经的乐视影业有张艺谋这样的王牌,也产出了《小时代》系列这样的市场爆款,还助推了《熊出没》。现在乃至未来,乐创文娱虽然明确了文化和品牌的方向,但是从原有的独立发展到入轨“融创系”,向融创文化报告,如何切实有效的“品牌落地”是一个没有人可以现在就能解答的疑问。

其次,东方影都和实景娱乐都面临不同程度的“落地”问题。王健林“忍痛割爱”的背后,必然有将理想变为现实的困境。曾经万达没有解答的难题,融创丝毫未少。

可以肯定的是,先后成立了融创文旅和融创文化,融创转型有了更加系统的体系。而有了现成平台的供给,无论是目标和路径都较为清晰。

但如何捏合万达和乐视未曾捏合的“黏力”,如何在整个行业处于理性回归的大趋势中顺势向上,则是融创文化面临的现实难题。

新闻标题: 融创文化成立:孙喆一或成主管 乐创文娱入轨融创系?
新闻地址: http://www.cntvs.com/caijing/1716.html
相关分类: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