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枣庄股票网
你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新闻正文

美欧关切重点有别 一纸协定难掩隐忧

时间: 2019-01-15 11:13:38 |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 阅读:

本报记者周智宇实习生蔡多深圳报道

美欧贸易战中场

近期美国和欧洲之间达成初步贸易协定,关税问题暂时搁置。综观过去几十年里,欧美之间围绕农产品、钢铁和汽车也曾展开三次交锋,一个明显的趋势是双方的贸易分歧愈发明显。而此次交锋虽以令人意外的方式暂歇,但对双方而言,这只是政治性协议,后续谈判会因为欧盟内部的矛盾变得无休无止,而特朗普反复无常也让欧美贸易是否走向“自由”打上问号。(董黎明)

导读

在多名受访贸易学者看来,容克此行以退为进,使得欧美之间一触即发的贸易战“哑了火”,而欧盟与美国要达成“自由贸易协定”前路漫漫,双方要回归正常的贸易关系道路漫长且充满挑战。

站在贸易战的边缘,容克和特朗普各自望了一眼,随后又退了回来。

在将欧盟称为美国全球贸易“最大敌人”之后第11天,美国总统特朗普兴奋地将自己与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的“贴面照”上传到推特,并附文称欧盟和美国“爱着彼此”。

只不过这彼此的“爱”都掺杂着各自复杂的情绪。容克访美结束后不到24小时,包括美国商务部部长威尔伯·罗斯(WilburRoss)和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希特(RobertLighthizer)在内的、深受特朗普信任的贸易官员又表示,农业应该成为美国与欧盟贸易谈判的一部分。

法国经济和财政部长勒梅尔BrunoLeMaire也对容克达成的共同声明提出了额外要求。他表示,如果双方开始谈论降低关税和其他贸易壁垒,那么包括公共采购在内的争议话题也应囊括其中。

欧盟方面否认“农业”和“公共采购”问题被纳入了谈判。欧盟委员会发言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在联合声明中,无论是“农业”还是“公共采购”,两个词均未提及,而双方(欧盟和美国)都知道为什么会是这样的结果。

“正如我们在众多场合指出的那样,”前述欧盟委员会发言人指出,“欧盟不会在被拿着枪指着头或受到威胁的情况下进行谈判。”迄今为止这仍然有效。正因如此,该发言人表示,在谈话结束后的联合声明中,谈判执行工作组并未对谈判报告时间给出截止时间。

在多名受访贸易学者看来,容克此行以退为进,使得欧美之间一触即发的贸易战“哑了火”,而欧盟与美国要达成“自由贸易协定”前路漫漫,双方要回归正常的贸易关系道路漫长且充满挑战。

法德对美贸易态度存分歧某些问题难让步

欧盟统计局数据显示,美国是欧盟商品的最大出口市场,约占欧盟出口的20%,而欧盟是美国制造商品的第二大进口市场,约占欧盟的13.6%。自金融危机以来,相关进出口数据均大幅增长。

可以说,欧盟与美国之间的跨大西洋经济关系不仅深入,而且具有高度关联性,即便是在跨大西洋两岸减少或者消除非关税壁垒产生的微小效率增益,也可以在大西洋两岸产生巨大的经济效益。然而最新一次“减少或消除非关税壁垒”,已是2007年以来欧美双方第三次提出跨大西洋重大经贸倡议。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欧洲和美国之间几次主要贸易冲突之后发现,无论是20世纪70世纪以农产品、钢铁为主要对象的贸易冲突,或是20世纪90年代在公共采购领域发生的贸易冲突,还是发生在2001年后以钢铁为主的贸易战,欧美之间的贸易冲突大大小小,持续不断,围绕的领域却未有很大变化。

而欧盟两大国家——法国和德国此次在对美贸易上一直存在分歧。美国表示要对自欧盟进口的钢铁加征关税之后,德国政府一直表达出希望进行谈判的态度,相比之下,法国的态度则强硬了许多。

加税声明发出之后美国一些官员的表态更加刺激了法国对贸易协定的看法。美国商务部长罗斯表示,“这不仅仅是大豆。所有农产品都将在(与欧盟的贸易谈判)中讨论,大豆只是这些(农产品)的一个非常及时的例子。”莱希特则表示,“我们正在就农业进行谈判,这是该项目的一部分。”

特朗普甚至在爱荷华州的一次集会上说,他为该州的农民“开辟”了欧洲。

法国总统马克龙对此回应称,“我不赞成就如TTIP一样的广泛贸易协定进行谈判,因为条件不允许。”勒梅尔则指出,“农业非关税壁垒不容谈判。”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梅育新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称,在欧盟共同经济产业政策中,农业一直非常重要,欧盟共同财政中农业补贴占比超过三分之一,向美国开放农产品市场会让谈判很难进行。

梅育新认为,在英国脱欧之后,欧盟最主要的两个国家之一法国是农业大国,在欧盟共同财政农业补贴份额中最大,“作为欧盟第一农业出口大国及享受补贴份额最大的国家,对美谈判涉及农业的话,都与其利益相关,在这个问题上法国不会让步。”

此外,梅育新指出,法国是一个独立主权国家,它经常要向美国显示外交政策的独立性,其外交政策一贯比德国显得更加独立自主,这对于德法两国对美谈判的态度等也有非常大的影响。

勒梅尔还就公共采购表达出自己的观点。他指出,公共采购也应该包含进谈判之中。“美国公共采购市场的进入目前基本上已经关闭,但这必须是讨论的一部分,”勒梅尔称,美国的法案要求使得美国政府在购买产品时,会更加喜欢美国制造的产品,欧洲的各国政府认为这种做法歧视基础设施建设等大型招标项目中的外国公司。

欧盟委员会发言人则表示,无论是“农业”还是“公共采购”均未在协议中提及,双方都知道为何如此。

JohnSpringford指出,“法国反对任何取消农业限制的企图,而美国不太可能开放其公共采购流程。同样,我们不太可能看到非关税壁垒的任何有意义的减少。欧洲和美国之间监管理念的差异太大了。即使我们确实达成协议,也需要大约3-5年的时间进行谈判。”

但欧盟在得到喘息的时间之后,仍会继续推进这项工作的进行。欧盟委员会发言人表示,欧盟各成员国在6月的欧洲理事会上明确表示支持容克总统前往华盛顿提出欧洲的立场,随后又在容克访美期间,明确成立执行工作组。欧盟贸易专员Malmström也将定期向欧洲议会和欧盟理事会成员国通报进展情况。

协定正式出炉阻碍多对华立场难言“一致”

要达成全面的贸易协定,还需要得到美国国会的批准,欧洲政策研究中心(CEPS)主管DanielGros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鉴于此类交易触动无数利益,任何贸易协定,即便是限于工业产品的协议,都不太可能实现。DanielGros曾任欧盟委员会、欧洲议会、法国总理以及法国经济和财政部长的经济顾问。

“从历史上看,只有当一个受益于更好的出口机会的行动者联盟获得的选票多于易受进口竞争影响的联盟的时候,美国才能够达成贸易协定。”DanielGros分析称,只有当贸易自由化更有利的情况下,这样的联盟才可能成立。

但事实上,贸易在美国经济中起到的作用相对较小,DanielGros指出,货物出口可能是特朗普的主要专注点,但实际情况是,这部分占GDP的比例不到10%,出口行业的直接就业在美国劳动力市场中并未发挥重要作用。

相比之下,DanielGros说,欧洲国家出口占绝大多数国家GDP的比重在25%以上,在德国这个数字则超过了50%,“当一个经济体如此依赖于贸易,寻求贸易自由化的理由也变得容易得多,这也是为什么欧洲长期以来比美国更加热衷于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议(TTIP)的原因”。

前述欧盟委员会发言人也明确表示,农业、服务业等囊括在TTIP中的内容都不在目前美欧谈判的范围之内,马克龙也表示不支持类似TTIP一样的大型贸易协定。

对外经贸大学WTO研究院院长屠新泉认为,汽车和农产品贸易是欧美双方贸易壁垒存在最严重的地方,这部分在本次协定中未被提及;而法国和德国在工业和农业上的立场不一致,也使得在他们面对美国进行谈判时,要团结一致会比较难。

“特朗普想要的东西,如果欧盟给不了,特朗普很有可能会失去耐心。”屠新泉说。

梅育新则表示,目前欧美之间的协议与中美两国在5月份达成的联合协议差不多,显得非常粗略。而在容克访美前,其已在中国达成了共识,发表联合声明,条款合计有44条,“其中纯粹的关于经济贸易的就有十多条,里面也具体谈到了中欧双方在世贸组织的改革的合作,而且双方同意建立世贸组织改革副部级工作组。”

因此,梅育新认为,欧美谈判要达成这样详细的条例,还需要很长的时间,“至于说对中国贸易态度达成一致,更是非常粗略的说法了。”

对于中国而言,屠新泉指出,欧洲和美国对中国的贸易态度是长期形成的,目前中欧领导人会议、中欧投资协定的谈判都在开展,我们应该首先落实欧盟现在所提出的一些问题。

(编辑:董黎明)

新闻标题: 美欧关切重点有别 一纸协定难掩隐忧
新闻地址: http://www.cntvs.com/caijing/524.html
相关分类:
Top